睡前甜甜小故事:相爱总是相似得


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…

有一片海,一片没有名字的海。

在这片海里住着一群鲸鱼。其中有一只很特别的鲸鱼,他长得大大的,说话也很好听。

可是,他不爱说话。为了不跟其他鲸鱼说话,他总是躲得远远的,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自言自语几句, 和别的鲸鱼在一起的时候,

他总是沉默,就连一句普通的“你好”都不愿意说。

其他的鲸鱼都觉得它是一个哑巴,又聋又哑的那种,谁也不愿意跟他玩。

所以,大鲸鱼总是独自在深海里游着。

不过,在这片广阔寂静的海里,有一只生物是知道它会说话的,而且很喜欢他的声音。

那是一只非常非常美丽的海豚,她的皮肤白皙,光滑又闪亮,就像是一只住在海里的小天使。

这只海豚特别特别喜欢大鲸鱼,喜欢他的沉默,喜欢他的巨大,喜欢他深邃的眼神。说来也奇怪,大鲸鱼也喜欢跟小海豚待在一起,虽然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也总是沉默。

他们一起,随着鱼群在洋流里前行。在海藻波动的海底,用温柔的目光望着彼此,日复一日。

时间一长,鲸鱼可能害怕小海豚无聊,开始努力学习用他那有磁性的声音给身边的海豚讲故事,只讲给她一个人听,给她讲远方大陆上的小兔子,

小猪的故事,尽管他们都不知道小兔子是长什么样子的。

大鲸鱼讲累了,小海豚就会用它动人的声音给鲸鱼听。就这样,他们两个相互陪伴着,日子漫长又温柔。

有一天,鲸鱼像往常一样给海豚讲了睡前故事,故事讲完,小海豚已经睡着了,他脸上出现了从来没有过的宠溺,轻声说道:

“你知道吗,今天是我们认识的第1个一百天,以后还会有很多很多个一百天。我会每天认认真真的给你讲故事,会认认真真的喜欢你,会认认真真的保护着你。我会把我所有的温柔都留给你,包容你痴痴傻傻的小糊涂。”

鲸鱼顿了一下,好像有点紧张:

“如果我有什么做错了,你可以斥责我、教训我,怎么样都可以。但千万不要不理我,也不要独自生气不开心,我的世界只有你,

有了你,我才不再孤独。”

说完,从他巨大的身体把小海豚遮挡了起来,让她免受寒冷的洋流。

他没有看到的是,小海豚原本熟睡的嘴脸微微一笑:

“大傻瓜。”


继续更新啦。

扣脚公主与猎人


她是一个还蛮好看的女孩子,更是高高在上的公主,但有一点不好——她脾气不好,且喜欢扣脚丫。


公主爱扣脚丫的事情只有国王和公主贴身的侍女知道。也是啊,这种事情传出去多丢人啊,臣民们要是知道了公主喜欢扣脚丫,国王本就荒凉的头上怕是又要再掉几撮头发。

终于,为了皇家的威严,国王就扣脚丫一事和公主来了一个严肃的家庭会议,最终以暴脾气的公主和国王大吵一架后出逃收场。

逃出了皇宫,公主依靠自己也并没有过的不好,也成功借到了一间空房子居住。只是从一个农家女孩那里借来的衣服和鞋子过于破旧。

“嗨,这也比绸缎做的裙子和水晶鞋好,最起码穿成这样没有人管我扣不扣脚丫。”公主正这样一边想着一边坐在椅子上扣脚丫,却因为一个陌生男孩子的推门而入吓得愣在原地。

“你谁啊。”骂骂咧咧的公主指着男孩子的鼻子“知不知道随便进别人家犯法啊。”

男孩子显得有些尴尬却也礼貌的道歉:“对不起对不起。”

公主也没有继续追究,她开始仔细打量这个男孩子——五官端正却也寡淡,只是一双眼睛亮闪闪的。被这一双亮闪闪的眼睛盯着,公主竟然脸红了起来。

男孩子顿了顿:“虽然我不应该突然闯进来,但是这里是我家。”

公主的脸更红了,赶忙穿上鞋冲出门外。

经过打听才知道,那个男孩子是生前在这里住的猎人的儿子,也是个猎人,之前被过继到远方的姑姑家,最近姑姑去世了才回来住。

房子的主人已经回来了,但暂时也找不到别的空房子,公主只好去找那个男孩子商量借住的事情。

“喂。”公主依靠在门框上,“小猎人,我没有地方住,可以继续住这里吗?”

正在整理东西的小猎人回头看了看,想了想笑着说:“好啊,只要你以后不扣脚丫。”

公主又羞又气,转身要走,却又因为无处可去退了回来,凶巴巴的瞪着小猎人。

小猎人笑的更开心了。

就这样,小猎人成为了公主的房东,他们会一起打猎,采果子,逛街,当然了,公主还是没有改掉扣脚丫的习惯。

这样的日子没有过多久,国王的骑士们就搜索到了这里,带走了公主。在骑士的压制下,小猎人的反抗显得极其苍白无力。

公主回到皇宫后一年,国王举办了一场化妆舞会,邀请了很多年轻王子参加,为公主挑选合适的丈夫。可他们不是接受不了公主的暴脾气,就是接受不了公主扣脚丫,或者全都接受不了。

国王的头发掉的更快了。陆陆续续的,王子们几乎都离开了,只剩下一个男孩子,与其他王子相比他有些过于朴素。

公主半躺在沙发上,看也不看那人一眼,说到:“走吧,我脾气很不好的。”

“没事,脾气不好我也爱你。”

公主突然坐起来,看向那双记忆中的亮闪闪的眼睛:“那我还扣脚丫呢?”

“没事,扣脚丫我也爱你。”


更新…狼先生为何如此温柔


森林里的动物们最近都在传,在这深处,有一只凶狠的恶狼。

一次,行侠仗义、四海为家的小白兔途经于此,向森林里的朋友讨口水喝时,听他们谈起那匹狼。

“唉,你听们知道吗?麋鹿进去了都快一个多月了!现在都还没出来呢!”

“真的吗?听闻那恶狼生性残暴,嗜血食肉,但凡靠近他的栖息地,都会被斩尽杀绝!”

正义大胆的小白兔听了,砸了喝水的小碗,扬言要为民除害!

贰日晨,小白兔雄赳赳,气昂昂地出发了。为与恶狼作战,小白兔备了好多胡萝卜作“战粮”。

“狼!杀鹿偿命!”,小白兔在森林深处四处跳跃,东觅西寻,不断喊话:“恶狼,有本事,出来与我单挑!”。

许久,这林深毫无动静。小白兔想,如今自己在明,而敌人在暗,恶狼阴险狡诈,他若偷袭自己该如何?

想到这,小白兔立马停止了叫阵。于是,又花了好大的力气,爬上了最高的树,将林深尽收眼底。

可是,依然不见狼的踪影。


小白兔又想,这或许便是狼的诡计!他这是要与自己打“持久战”!

又过了一会,小白兔终于忍不住了,又大喊道:“狼,你可是怕了?”

突然,小白兔听到树下的草纵不断被拨动的声音。莫不是狼?

小白兔心头一颤,突然紧张了起来,一动不动。

那声音越发清晰,甚至听到了动物的呼吸声!

小白兔心头一紧,颤动了树枝,自己在半空中摇摇晃晃。它小白兔害怕极了,想够着旁边的大树干,可惜自己手短脚短,什么也没够着。不仅如此,自己这么一动,本就脆弱的树枝也折了。

“啊,啊——”小白兔从高树上摔了下来,“救,救命啊——”

小白兔害怕地紧紧地闭着自己的小红眼,可等了好一会,痛疼并没有传来,而自己像是被什么软软的东西接住了一样。

“没事吧?”那声音极淡。

小白兔偷偷地睁开右眼偷看了看,然后惊讶道:“狼……狼?”

“没,没事啊。”小白兔故作轻松地回答道。此时,小白兔感觉自己的脸滚烫滚烫的,应该是脸红了。她想遮挡住脸,奈何自己手短脚短毛也短的,啥都遮不了。

“没事,这狼的毛还挺长的,他应该不会发现。”小白兔自我安慰地想着。

“谢谢你。”小白兔下意识地在狼个背上蹭了蹭,像是钻入了狼的怀里。

狼没有反应,反而淡淡地道:“可以下来了吗,我要找蔬菜做饭了。”

“啊啊啊,对不起。我马上下来!”说着,小白兔便跳了下来。

狼在觅菜时,小白兔一路乖乖地跟着他。

“狼先生爱吃什么菜?”

“都行。”

“胡萝卜呢?我想这深林里没有,狼先生应该很少尝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太好了!以后我们在这儿种点胡萝卜吧!我们先找个平点的地……”

狼没有回应小白兔的话,只是默默地煮起胡萝卜汤。

“狼先生爱吃肉吗?”

“偶尔。”

“那……爱吃兔子吗?”

“不。”

小白兔听了,开心地露出大白牙,大口大口地喝起了汤。


后来,森林里又多了一个传闻:林深有一只很白的兔子,她养了一只话很少但很爱吃胡萝卜的狼。

林深处,有一只小麋鹿问她的母亲:“娘亲,那狼背上的小白兔好可爱,脸颊和它的眼睛一样红呢!这是狼先生养的宠物吗。”

母亲蹭了蹭孩子的脸,温柔地说道:“这,得问问那只话很少的狼先生了。”



更新!

你外面有母老虎了!


第一次离家出走的小狐狸,刚走到山脚就被两只大灰狼拦住了,美名其曰“收过路费”。

“过路费?这里的路又不是你家的。”小狐狸不满地小声嘟囔,可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境况不太妙,小心翼翼地问,“那过路费是什么呀?”

“过路费就是食物,要么是值钱的东西。”大灰狼龇着牙,哈喇子都快流到小狐狸的脚上了。

离家出走的小狐狸身上怎么可能有食物,更别说值钱的东西了。

“看来是没有咯,”大灰狼桀桀地笑,露出了贪婪的脸色,“话说,我还没有吃过狐狸肉呢,嘿嘿。”

“这身皮毛也不错,扒下来过冬用,啧啧。”另一只大黑狼慢慢地围了上来。

小狐狸绷紧尾巴,“你知道隔壁的山大王吗?那可是我爷爷的兄弟的女儿的儿子的舅舅的二姑的三婆的儿子。”

“你们要是敢对我做什么,小心他一爪子撕了你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两只灰狼笑得腰都直不起来,“你家山大王是不是头上有个“王”字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
“真不巧,我家山大王也是,可我家大王可没有个狐狸亲戚。”大灰狼阴着脸,摩拳擦掌一步步靠近,“大王叫我老来巡山,抓个狐狸作晚餐,桀桀~”

小狐狸竖起耳朵,一步步后退,警惕地看向四周。大灰狼猛地扑过来,咧开嘴就要往身上咬,明亮亮的大尖牙缠着唾液。


牙有点疼,没有预想中柔软的皮肉,大灰狼抬起眼正好对上了白虎的眼。

“吼——”

白虎一爪子拍上了大灰狼的脑袋,然后咬住脖子狠狠地甩了出去,又一爪子扫开一旁的大黑狼。

小狐狸探出脑袋,大尾巴得意地摇啊摇,笑眯了一双眼,“我都提醒过你们了,不要对我动手!”

“吼——”

两只狼从地上爬起,缩到了一起。

白虎转身咬住了小狐狸的后颈,眼睛瞪得浑圆。

“你放开我,放开!”小狐狸挥着爪子,龇牙咧嘴,“放开我。”

“别闹了,跟我回家,乖。”

“我不。”小狐狸使劲地蹬脚,“你不是有别的老虎了吗——哼!”

“哦,对了那只黄老虎就是你们的山大王是吧?”小狐狸突然蹦起,指着两只大灰狼,“难怪你们要吃我,我死了好给你家大王让位是吧!我呸。”

小狐狸咋咋呼呼就往两只大灰狼身上扑,爪子又挠又抓。

两只灰狼不敢反抗,哎呦呦地躲。小狐狸打累了,一屁股坐在地上,两只耳朵一大耷拉,委屈地开始抽鼻子,“没一个好东西。负心汉!”

“我们山大王是公的呀。”黑狼抱着脑袋叫了一声。

“公的?”小狐狸的眼睛睁圆,看向了白虎。

“你又不给我时间解释,直接自己偷跑下山。”白虎一脸无奈地舔舔爪子。

“我,我怎么知道他是公是母!”小狐狸炸起一身毛,红痛痛的脸埋进了爪子里。

“那现在可以回家了吗,小狐狸?”白虎问。

小狐狸不好意思地点了点脑袋,爬上白虎的背乖乖坐好。

两只狼坐在地上,孤寡孤寡孤寡……

更多的信息,了解一下 【尊龙人生就是博ag旗舰厅】